首页 >  新闻 >  茂名时评

平常心中见“崇高”

摘要:总而言之,以中国文化境界论来看,平常心是中国人的最崇高的境界,或者说是中国人崇高境界的最高境界

生活在“唯利是图”的时代,我们更多的时间精力用在追逐眼前琐琐屑屑的“利益”上了,譬如金钱、权力、地位、美色以及其他赖以维生和自慰的事物,很少人有兴趣和心境去“仰望星空”。因而,我们的尘世“逐利”生活显得卑微、闭塞、沉沦、烦恼和茫然无措。然而,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“现实”的可靠性和安全性,如果有一天,你从年老沧桑或孤独自省中问了一句:这就是我的一辈子?我就这样过了一辈子?也许你就借助这个疑问敲响了通向某种超越性境界的心灵之门。

生从何来死向何去?宇宙天地从何来向何去?社会人生的价值意义何在?精神境界有什么样的奥妙神奇?这些都是被时下很多人目为远离现实生活的“宏大话题”,却也是每个人心头或显或隐的疑问。世俗生活束缚和压抑了人们对宇宙人生的哲学追问,不等于人们内心深处没有解决问题的渴望。如果没有对宇宙人生产生一些超越性的疑问,没有一些超越性的精神追求,人的精神是不可能望向超越世俗的“崇高”境界的。那么,有精神追求的人们又是如何从尘世卑微迈向崇高境界的呢?

中国古人云: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”我们也可以附加一句:“观万个人。”人类作为一种“文化性”的存在,所作书卷已经浩瀚如海,读不胜读。读好书,读人类经典著作,可以广识开智,启德悟道;但读书也不一定就能引导人们善向而行,坏书恶书甚多,有的人读书多了,心却浑浊了,何以故?杂质太多,尘渣太多,污染了心性。比书卷更直观的是这世间无数当下存在的人物景物,走的地方多了,见的风景多了,接触的人多了,眼界心胸都会有变化。登过高山,泛过大海,心灵中就磨灭不了对大自然的崇高感;接触过高人,知道精神的高度,心灵中就磨灭不了对人生偶像的崇高感。所以古人有“操千曲而后晓声,观千剑而后识器”说法;当然,人有良莠,也存在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的问题。不管怎样,读书行路,观景察人,有助于人们了解这个身处其中的世界,从比较辨别中抉择人生和精神的取向,如果运用得好,是可以引导人们反省人生,超越自我,走向更为“崇高”的精神境界的。

除了读书行路、学习杰出人物,站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,修“平常心”是体悟崇高境界的更根本的做法。什么是平常心?说起来平常,做起来就很不平常了。在西方哲学美学中,优美和崇高作为人类精神的两种状态、两个审美范畴,往往是对立的,很难兼容,但在中国文化中,优美和崇高却是可以圆融一体的。平常心就是这种圆融的宇宙人生境界的最好表现。

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按古人说法,平常心本来不落言诠,文字不可以代替。但如果非要给平常心说些什么特征,那么平常心的第一个特征就是“大心”。心量广大,犹如虚空。唐代时,一位求学者问一位祖师:“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?”意思是问不被世上万物所粘滞困局的是什么人。祖师回答说:“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,即向汝道。”意思是说等你能一口吞尽西江水了,我不说你就知道了。祖师的回答很能帮人开拓胸怀。谁能有这么大的嘴巴,把西江水一口吞尽?不过,作为一个想超越尘俗、追求崇高境界的人来说,没有一口吞尽宇宙天地的勇气和信心,是没有办法超越这个万象森罗、事物拥挤的形而下世界的,一念着相,迷眼昏花,心灵就会落入世间的某一形器事物中,变得小气局促了。所以倡导心胸开阔,心地明朗,是中国古人培养崇高精神,培养天地意识,培养家国情怀的基本要求。

平常心的第二个特征就是“净心”。净心就是真心。心中纷纭幻变、来来去去的情绪情感、悲欢烦恼、意念知解都不是真心。真心在最单纯最平常中,当下就是。在平平常常中超越尘俗情识,在超越尘俗情识中却又平平常常。心灵不显山不露水,却处处是好山好水;虽然心灵中处处是好山好水,却又丝毫不粘染山山水水。何故?心灵对山山水水有一念沾染,就不干净不洒脱,就有可能随世上万象起伏动荡而盲目动情,落入暗昧的情天恨海,失去心灵的自在自明。惟有“净心”,方可心物两不相对、心心互不相缠,方可随缘而不变。古人云:“孤云出岫,去留一无所系;朗镜悬空,静躁两不相干。”这是很干净的心灵境界。

平常心的第三个特征就是“平等心”。万物平等,生死平等,有无平等,无来无去,无动无摇。一方面心灵超越,没有无常流转、支离破碎的时空观念;一方面却也身处现实时空中,活在“当下”,甚至也没有“当下”可言,挑水砍柴,无非妙道,随顺世间“俗事”而生活。古人也把平常心、平等心运用到“入世”事业中去,成为“出入不二”的处世态度。一方面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与世无争,一方面当仁不让,救国救民,为所当为,功成身退。西方文化把卑微尘世与崇高彼岸对立起来,这是把本来圆融圆满的“一心”人为分裂成了两半,心灵不够“平等”。

平常心也可以说是“无我心”、“忘我心”。“忘我”,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了。整个世界都可以忘记,唯独“我执”最难淡化,更不用说“忘记”。影响巨大的法国哲学家笛卡尔就说了这么一句:“我思故我在”。但是,有“我”,就有局限,就有“我”的情仇爱恨、是非恩怨、得失成败、生老病死。无我,一切就都可以体验为“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”不能仅仅理解成古人的心灵鸡汤,解脱生死的道理或许也在这里。

总而言之,以中国文化境界论来看,平常心是中国人的最崇高的境界,或者说是中国人崇高境界的最高境界。苟且偷生不是平常心,浑浑噩噩不是平常心,醉生梦死不是平常心,闲情逸趣也不一定是平常心。平常心是内涵了超越和日常、崇高与优美的圆融心境,也可以说,平常心就是宇宙人生的本来面目,是宇宙人生的“实相”。中国人对崇高的理解和体悟不像西方哲学那样刻意,无比世俗的日常生活当下就可以具足无比超越的心灵境界,只要你是个“明白人”。

潘永辉

报料热线:13828680359 ; 投稿邮箱:6638658@163.com
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网站法律顾问
茂名日报社(www.mm111.net )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广告业务咨询:13828687866 地址:广东省茂名市迎宾路156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  网站备案号:粤B2-20040638